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一条小广告牵出网络赌博大案 7个月赚3800万

作者:

2020-12-07 06:59   来源:辽沈晚报  
分享到:

干啥7个月赚3800万 竟是网赌后台

藏身三好街 法院终审九人因开设赌场罪获刑

涉案公司。资料图片

公司内嫌疑人被控制。资料图片

抓捕现场。资料图片

  2019年3月4日,是小郭正式到腾峰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上班的日子,他应聘的是网络销售工作。

  就在小郭上班的当天,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工作,70余名来自浙江的公安民警忽然查抄了这家位于沈阳市三好街的公司。

  小郭一下子就成了犯罪嫌疑人,而这家公司和其关联公司共有49人被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他们共同涉嫌的罪名是“开设赌场罪”。

  这家公司正是多家网络赌博平台的幕后技术支持者,同时自己也运营着一家网络赌博平台。浙江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显示,这家公司从设立到案发,短短7个月时间就获利3800余万元。

  小广告牵出网络赌博大案

  幕后老板藏身沈阳三好街

  2018年11月,浙江景宁县公安局网警大队民警在日常网络巡查中发现,在景宁某论坛上有人转发一款棋牌游戏APP广告,称可直接充值提现,玩家可通过官方代理微信、QQ以人工的方式充值或者通过第四方支付公司接入他们的接口实现充值。客户如果赢了钱,可以在平台中直接提现,由后台提现组手动转账。

  玩家钱多(化名)就是看到了这个广告后下载了这款叫“白羊”的游戏APP。“这个平台内有捕鱼、牛牛、红桃大战、百家乐、斗地主、炸金花等,基本都是些棋牌类游戏,游戏客户端打开之后就有充值和提现的按钮,充值不需要手续费,提现要收取百分之二的手续费;我玩这个一共充值大概1700元。”钱多表示。

  警方进一步了解后发现,该款棋牌游戏实际是一款依托于手机APP的网络赌博平台,平台内有10余款游戏,以宰客、抽头等多种方式盈利:“传统的网络赌博平台都设置平台自己的游戏币来兑换人民币,而这个平台可以直接充值提现,这个团队不简单。”

  经过侦查,这款赌博平台的操盘者所在地指向了沈阳市三好街。

  2019年3月4日,景宁县公安局出动70余名警力,远赴辽宁省沈阳市成功开展了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收网行动。

  在沈阳警方的配合下,对涉案的沈阳腾峰互娱科技等两家公司进行突击抓捕,一举抓获包括公司老板闫某在内的嫌疑人52名,冻结资金4400余万元,查获现金289万余元,扣押手机电脑300多部。“网络赌博利用网络互动性强、隐蔽性强、支付方便、证据保全难等特点开展活动,由于网络的即时性和跨区域性,使得参与人员范围更广、赌博的数额也在不断升级。这起案件中,共涉及4个赌博平台,注册‘赌客’75万余名,这几个平台每日资金流水近亿元。”警方表示。

  设置机器人操控

  境外设置分公司

  在网络上搜索“腾峰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会有大量的招聘信息。

  “公司是牢固的山峰、助你达到顶峰;腾峰互娱是一家经营移动产品开发,棋牌游戏软件开发、推广,UI设计,互联网广告等针对网络技术开发,技术推广,互联网增值业务的新型公司。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2日,注册资本500万元。我们是一只冉冉升起具有爆发潜质的‘新星’。”招聘网站上这样介绍。

  而员工到岗之后就会发现,实际上这家公司从事的就是网络赌博活动。

  “公司是卖代码的,从事赌博网站的开发,制作一些棋牌类的游戏平台;收入来源有帮助其他公司运营游戏获取利润,帮助其他公司设计开发游戏APP获取利润;这些游戏玩家通过支付宝、微信、银行卡这三个渠道进行充值,软件里面都有机器人代码,可以通过这个机器人代码进行操控,不管是卖软件还是平台运营,都可以达到盈利的目的;软件卖出去后公司还负责技术维护,公司从盈利里面也抽成。”

  “我的工作内容是首先根据网络搜索平台发的推广规则包装赌博平台,将赌博平台上的一些违规字眼改掉,比如提现、兑换改成奖励、福利。改好以后就将游戏的下载链接和平台的宣传图片交给上级的代理,他们再进行推广。只要搜索棋牌类游戏的关键字,公司推广的这些赌博平台链接就有几率被搜索到,如果有人想玩,就会通过链接下载游戏,进入平台赌博。”

  “玩家提现最少一百元起,最少玩二十把以上才能提现,并且提现要抽取手续费;玩家如果赢了,平台也可以抽取手续费。”员工们表示。

  为了防止被警方追踪,公司还在境外设立了分公司。

  “我之前在公司主要帮公司的员工修电脑,到了2018年12月份,公司的老板叫我去柬埔寨分公司做棋牌游戏的运维。我在柬埔寨做了两个月。在柬埔寨期间的工作内容一是重启游戏服务器,保持服务器的正常运行;二是客户将游戏平台内出现的问题反馈给我,我再给国内腾峰公司反馈游戏BUG,由国内的技术人员负责修改,修改之后再在游戏平台服务器上替换;三是游戏更新的时候上传游戏代码,上传到游戏服务器上。”员工于某表示。

  “我们公司有员工40多人,其中技术组有20至30人左右,负责给网络赌博运营客户技术支持。

  公司业务主要是为开办网络赌博平台的客户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提供技术维护,二次研发网络赌博平台售卖、直营网络赌博平台、做网络广告等方式获利。我们卖出去的三个平台,卖出后整个网络赌博平台的收益要分给腾峰公司10%,这三个网络赌博平台都是不合法的。另外,腾峰公司自己也有直营网络赌博平台;这个平台运营大概两个月左右就案发了。另外我们也做网络广告。公司自2018年8月份开办以来至今营利多少没算过,除了公司日常开销、员工工资支付之外,我分得纯利润400来万元。

  网络赌博平台也就是拿来几台服务器之后,搭建网络棋牌游戏程序,然后按照客户的需求定制客户端,完成之后基本就可以上线运营了。平时如果出了支付功能等一些问题就由运维去解决,运维在柬埔寨,有3名员工负责。国内的技术只负责游戏程序开发。”公司老板闫某表示。

  利用黑卡层层洗钱

  7个月获利3800万

  “卖出去的软件给腾峰公司分红有600多万元。分红资金都是通过银行卡转给腾峰公司的,基本上都是黑卡互转,然后腾峰公司黑卡马上转掉。

  使用的黑卡是我们公司负责这个的阚某通过朋友买来的,为了转账、取钱用。”闫某介绍。

  “我从2019年1月初开始负责我们公司自己运营的那个游戏平台的运营和维护,闫老板承诺平台收益的1%给我,我还负责帮助公司办理过六七张黑卡用于平台获利资金的流转,其中有一张建行卡被户主挂失补办,里面还有13万元钱没有取出来。”阚某表示。

  2019年12月12日,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此案。腾峰公司共有九名员工被告上庭。

  腾峰公司的老板闫某作为第一被告出庭受审,闫某出生于1989年,只有初中文化。

  法院认定,2018年8月,闫某同朱某(在逃)成立沈阳腾峰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设技术部、广告部、策划部、商务部、财务部、人事部等部门,招募林某、封某等四十余人为公司员工,为“白羊”“千禧”“蚂蚁”网络赌博平台提供源代码修改技术、提供充值提现通道接口、进行广告推广、提供第四方支付等方式渔利。

  2018年12月,闫某伙同朱某组织阚某负责开发运营“豪博”网络赌博平台从中抽头渔利。

  2018年8月至案发,共计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3800余万元,其中包括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3月4日“豪博”赌博棋牌游戏平台营收5226013.18元。

  因开设赌场罪浙江法院终审九人获刑

  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查明闫某个人违法所得400万元;除了闫某、阚某外,其余七名被告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自愿认罪认罚。

  法院一审判决闫某、阚某等九名被告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获刑并处罚金。

  “一审以涉案黑卡的流水金额来认定腾峰公司非法获利为3800万元证据不足。黑卡流水金额不等于腾峰公司的非法获利金额。原判量刑过重,罚金过高,请求予以改判。”闫某上诉表示。

  “我听命于老板,仅仅负责维护平台。每月工资5000元且未实际支付,不参与公司的分红。我是从犯、初犯,具有坦白情节。我刚工作几个月,没有盈利,家庭困难。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并减少罚金。”阚某上诉表示。

  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了此案。

  二审法院认定腾峰公司使用8张他人名下的银行卡,经过层层洗钱后,接受从各赌博平台提取的非法获利和发放广告的非法获利,并用于腾峰公司各项开支。用于兑换赌客充值、提现的银行卡与上述8张银行卡并无重合。原判认定的8张银行卡转入额3800余万元为腾峰公司的非法获利并无不当。多名同案被告人的供述均证实阚某对“豪博”平台有主要管理责任,原判认定阚某是“豪博”平台负责人正确。

  今年3月,法院终审判决闫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阚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到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等刑罚,并处人民币四十万元到八万元不等的罚金。辽沈晚报记者隋冠卓


(责任编辑:冯庆洋)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亚博app官网